<font id="v9h5x"><span id="v9h5x"></span></font>

    1. <cite id="v9h5x"><noscript id="v9h5x"></noscript></cite>
        <rt id="v9h5x"><menuitem id="v9h5x"></menuitem></rt>
        <cite id="v9h5x"></cite>
        1. <cite id="v9h5x"></cite><cite id="v9h5x"></cite>
          <tt id="v9h5x"><noscript id="v9h5x"><samp id="v9h5x"></samp></noscript></tt>

          <ruby id="v9h5x"><meter id="v9h5x"></meter></ruby>

            <tt id="v9h5x"><form id="v9h5x"><delect id="v9h5x"></delect></form></tt>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星辰月·羽傳說(上部1-7)

              時間:2013-04-20來源:網易 作者:今何在 點擊:

               

               

               

               

               

              星辰月·羽傳說(1)

                又將至七夕了。那一天,成千上萬的羽翼終于展開,飛向遙遠的陸地,他們

              不知道最后將落在哪里,也不知道能不能飛越面前的高山和海洋,但飛翔就是他

              們的宿命,因為他們一年只有一次的機會。當羽人的翅膀長成時,他們飛向遠方

              ,但一旦落下,翅膀就會脫落直到一年后……有人也許永遠也等不到它們再長出

              來,因為他們落進了海中,或是火山口,或是狼群中……在他們力竭之時,在新

              一天到來羽翼脫落之時,但即便這樣,每個羽人還是盡量在這一天飛向所能到達

              的極限,為著羽族與生俱來對遠方的執著……于是他們飛起,他們落下,一旦落

              下就不可改變的生長在那里,直到來年,再一次展開雙翼……  

                羽人族,就這樣生生不息的擴展著他們的生存空間,把族群散播到蒼茫九州

              的每個角落,所以人們說,只要有天空的地方,就有羽人……  

                這是一個亂世的時代,在九州的東陸,那個龐大的胤王朝已然在崩潰之中,

              諸侯紛起,而在這滾滾煙塵之中,卻有一支僅有數千人的小軍隊,他們甚至沒有

              一座主城,流浪奔馳于山野之間,于是他們被稱作野塵。

                但正是這支小小的野塵軍,后來掀起了席卷九州東陸的狂潮暴風。因為這支

              隊伍中有著幾個了不起的年輕人,他們后來有人成為了開創新帝國的霸主,有人

              成為了蓋世的名將,也有人凄慘的死去引出后人無數感詩懷樂,這幾個名字被記

              錄在浩繁的史冊上,無窮的演義中。他們就是"亂世之盟"。

                在他們的劍下,倒下過無數的當時人物,有些人的名字被記錄下來,有些卻

              被遺忘了。遺忘,有時是因為年代久遠,而有時,只是不愿想起,歷史,總是有

              著很多奇妙的留白,比如,沒有人知道,為什么在野塵軍的歷史上,有一年似乎

              被漏去了,仿佛那一年這支軍隊隱匿了起來,什么都沒有做。但在《燮史羽烈王

              本紀》中卻有這樣一句話:"是年,王望天空落羽而嘆,以為命憂。"除此之外,

              所有的字句都被抹去了。

                為什么要望著天空嘆息呢?為什么又單單只記錄下這一句話呢?那一年,當

              燮帝國的建立者,羽烈王姬野二十三歲時,當亂世之盟還沒有成為史冊上的血痕

              ,那些后來的死敵仍然是好兄弟,那時他們只有數千個志愿的跟隨者,幾百匹戰

              馬,在亂世中四處流浪尋找著一席立足之地,卻每晚飲酒放歌,后世記下的詩篇

              中,亂世之盟在那時所創的詩句全部有一股沖天豪氣。但那一年他們在哪里,做

              些什么?

                任何世事被記在紙上后,就早失去了本來的面目,所有的歷史,其實不過都

              只是猜想而已。

                史冊上只有那一句話。王望天空落羽而嘆,以為命憂。

                于是當我們閉上眼睛,感應當年,卻只能看到蒼灰天空中,一片如雪的羽毛

              正飄零而下……

                ……

                那一年冬天雪下的很大。原上似乎只剩了黑白二色,松林象重墨的蒼勁字體

              ,鋪陳在巨大雪原之上,于空中望下去,正如一幅狂放的詩卷。

                可是,卻有誰能在高天俯視呢?

                鷹自遠天而來,看見了空中那幾個雪白影子,竟也盤旋著躲去了。

                松林間,有一支軍隊正在雪野中駐扎,它們竟連帳蓬也沒有幾個,士兵們緊

              靠著火堆取暖,蜷縮著連動也不想動一下,雪落滿了甲袍,這數千人象是就要被

              雪掩埋了,只有那主帳前的大旗在北風中獵獵狂甩,成為唯一有生氣之物。

                忽然有馬蹄聲自遠處而來,一馬狂奔雪沫四濺,轉眼來到帳前,風把帳簾猛

              的激起,隨著狂噴而入的雪片,一個白袍年輕人奔入了大帳。

                大帳中陰暗竟連炭火也沒有一盆,只有一位黑甲將軍在案前靜靜拄額而思,

              連這猛吹進來的風雪,也全然不顧。

                "空月兄,安憑古還是不肯讓我們入城么?"黑甲者姿勢未動,聲音也象久凍

              之冰。

                那走入帳中的年輕人微微一笑,一拂袍上的雪塵:"雖然有了他們休國君主的

              手書,可安憑古卻連城門都不讓我進,也難怪,我們才從寒國宿東城殺了守將反

              出來,雖然休國有意收容我們為之所用,可守城之將卻都不敢做這迎虎入城的事

              。"黑甲將忽然重擊桌案,那厚木發出沉悶一聲碎裂了。

                白衣人笑了:"姬兄,何必和我們最后一樣家當過不去,誰讓你虎牙槍的名聲

              太響,你想這休國眾將,誰敢自認能在你槍下走二十回合,所以縱有君主之令,

              各城守將卻推三阻四無人敢收,也是常理。"那黑甲將正是野塵軍的首領姬野,虎

              牙槍之主,亂世中的名將。而俊秀的白衣人,則是以智略異術著稱的項空月。亂

              世之盟六人之中的二位。

                姬野猛的跳了起來:"整整十七天,連走了七座城,都不讓我們進城,這大雪

              之季,讓我們在城外駐扎巡防,難道他們休國主公之旨,竟然都可以當成過耳之

              風?今日已是歲尾,休國答應的軍餉食糧一件也無發來,卻讓我們的軍士在露野

              寒風中過年不成?"
                項空月仍是笑意淡然,他象是永遠不會嘆息一般:"我們這支流浪之軍,能有

              片土駐足,已是幸運,想想三個月之前,我們還在三國國境交界處,與四路大軍

              周旋,最后從絕境渡河,最險處殺出,離撫國軍趕到山口只差半步,再艱難,有

              那時難么?"
                "哼,我寧愿于萬軍之中,憑手中槍殺出血路前途,卻不愿在這冰天雪地,生

              氣兒也無一分的帳中干坐,受人閉門之氣,將士們的血都要結冰了,我受不了了

              ,我這就要去見見安憑古,他不讓我們入城,就是違休國君主之令,我們現在也

              算是休國之軍,有違令者,我當將其立斬于馬下。"
                項空月撫掌笑道:"這倒真是個好主意,痛快淋漓,我們斬了這個違令輕君的

              安憑古,殺入城去,開了糧倉,先讓士兵們過了安穩年再說。年后,休國君主必

              然謝我等,派上個數萬大軍,來為我們送發糧餉。"
                姬野皺眉道:"項兄又在笑我了,這么一來,不是與一年前我們與息國鬧翻時

              一樣了?"
                項空月于椅前安穩坐下道:"我等本來就是漂泊無根的命數,險中求勝的宿運

              ,這虎狼的名聲早已落下了,又還怎做得回他人之犬呢?"姬野凝視項空月,良久

              緩緩道:"看來項兄早有策論在胸了。"
                項空月放聲大笑:"這數年來,我們投了幾位君主,奔波千里諸國,欲求一養

              生立足之地,最后如何呢?所有所投之國都成了我們的仇敵,何若來哉,何苦來

              哉,姬兄你并不是寄人籬下之輩,這籠中的日子,姬兄你還呆得不膩么?"
                "你是說……"姬野直看著項空月,沉吟不止,忽然猛的挑帳簾走了出去,項

              空月一人獨坐帳中,氣定神閑。

                猛的帳簾又挑開了,姬野伴著風雪沖了進來,大聲道:"你是說,我們是時候

              有自己的一方之地了?"
                項空月笑而不答。

                姬野忽然一抬腳踩在了他坐的椅扶手上:"可去年我想奪江都城而自立,你卻

              說好比魚自入簍,何不暢游于江河,而勸我遠走他投?"
                項空月站起朗聲道:"此一時,彼一時也,當時是在何城?所戰將是何人?四

              周是何地理?而如今又在何處?何對何人?休國國君柔弱,諸城各懷異心,軍力

              又弱,正好各個擊之,成就我一番功業。"
                姬野哈的一掌拍在項空月肩上,縱出帳去,仰天放聲大笑。眾軍士紛紛站起

              ,看著林中雪落,不知發生何事,但看著將軍如此高興,不由也都露出笑容來。

                忽然姬野看著天,笑容嘎然而止,象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那臉上,忽的露出

              驚詫之光。

                ……

               星辰月·羽傳說(2)

                四個月后,復臨城

                "這是我們的第三座城了,真沒有想到,這么快。"那個高瘦的年輕武者大笑

              著,"姬野,這次可是我先斬的守將,把這座城與我守吧,我要將它改名叫龍襄城

              ,不,龍襄第一城。"
                "龍襄,"姬野搖頭笑道,"你的刺客武術世上一流,可是論守城,你只怕連糧

              米也算不清楚。"
                "我又沒有說我一個人守,自然有羽然幫我,你擔心什么?"龍襄看向一邊的

              秀美少女,"是不是哦,然然?"
                姬野轉頭望向少女羽然,她對姬野使個眼色,露出一絲苦笑。

                ……

                夜晚,姬野一人站在城頭,望著深邃夜空發呆。

                白衣的羽然從后面躡足而來,輕落步在他的身畔,也抬頭望著天空。

                "今天沒有星辰,有什么好看?"
                姬野轉頭望著羽然,眼神閃爍,象是心中早藏了許多話,卻又只復望向遠天

                "羽然,你說不知將來,我會死在誰的手里?"
                "你為何要想這些啊?"羽然驚望著姬野,忽然笑起來,"這世上,要勝得了你

              的虎牙槍的人卻還不多。"
                姬野笑嘆道:"這世上名將,有幾個是死在更高者的手中的?還不是落馬于亂

              軍之中,斃命于無名箭下。天驅武者不是有一說,此生若是能死在知名知姓者手

              中,已是幸事么。"
                羽然發出了一聲微微的嘆息,將頭輕靠在了姬野的肩頭,但只是微微一觸,

              卻又離開了。

                "在這亂世之中求存,怕有何用呢?"姬野看向羽然:"這些話,我也只會對你

              一個人說。只有你知道,我也會怕的。"
                羽然望著姬野,她的雙眼如星辰閃亮著,正想說些什么,忽然她猛的抬頭望

              向天空,露出驚懼之色。

                "你也感到了么?"姬野平靜的說,"我早在四個月前,就發現他們的存在了。

              "
                "不!"羽然忽然變得激動愴然,她連連倒退了幾步,"為什么是他們?又為什

              么是你?"少女又猛轉身,望向殿宇一角,那里似乎什么也沒有,但羽然的眼中已

              分明映出了什么可怕的影子,她驚退兩步,猛轉身抄過城垛邊的弓箭,拉弓瞄向

              深黑天際,從一端移向另一端,仿佛云后正有什么疾掠而過。

                但她最終還是還是沒有把箭放出去,她持箭的手在不住的抖著,凝望著天的

              一角,目光仿佛隨著什么越飛越遠。忽然她無力的垂下弓,坐倒在地上。

                姬野忙過去扶住了她。

                羽然一把抓住了姬野的手:"姬野,你不會死。你不會死的,有我在,我不會

              讓他們……"她全身已然顫抖的十分厲害,這么多年來,經歷了無數生死一線之刻

              ,但她這樣難以自控,還是第一次。

                姬野把羽然輕摟在懷中,象護住一只顫抖的小鳥。他的眼中,充溢的是鐵鑄

              的柔情。

                "羽然,被鶴雪者從天空注視過的人,真得沒有幸存者么?"

                ……
                

                他一直向東飛去,腳下是從來沒有見過的地方,森林,草地,河流。他試圖

              追上天空四處散飛著的某些同族,但他們象驚弓之鳥一刻也不敢停下,漸漸飛散

              在天空中,只剩下若隱若現的小點。而他還不寬大的翅膀漸漸累了。  

                他減慢了速度,回身看著遠處飛過的同族,看不到熟悉的身影。不知不覺,

              他飛的越來越低了,就在他想落下的時候,看見了下面蠻人騎兵的身影。  

                蠻族騎兵也發現了他,有箭支破空的聲音在身邊響過,他振作精神又向高處

              飛去,飛過一片密林,蠻族騎兵并沒有趕上來。他累極了,滿腦子只想的是在哪

              里落下腳來,他終于降在一顆高樹上,把身子吃力的擠進枝葉中。  

                這時天空忽然響起了拍翅聲,他抬頭看去,許多族人竟然又折了回來。喂!

              他大聲叫喊著一個飛過他頭頂的羽人,那羽人卻不回頭。  

                "我在這兒!"他接著喊,忽然他聽了撲的一聲,那羽人在空中一頭栽了下來

              ,落進了他前面的樹林。這時天空中閃過許多雪白的身影,向異翅聽見了他們手

              中弓弦發出的聲音。  

                鏜,鏜鏜……  

                這聲音令他感到無比恐怖,他把身子用力擠進樹葉的深處,縮成一團,不停

              的顫抖。為什么?為什么?他一遍遍問著。  

                天空飛過的那些獵殺羽人的白衣射手,分明也是羽族。

                ……
                

                當向異翅從惡夢中驚醒,眼前是大帳中的火光,一明一暗的照著案前的地圖

              。地圖上,紅黑兩種標志正如兩條龍在中州大陸上爭斗著。他記起現在是成王四

              年。

                眼前,帳中坐著一個穿著白色戰衣的女子,她神色靜穆,凝望著手中的一根

              晶瑩透明的羽毛,它漸漸的暗淡了,象雪一樣消融了下去。

                "凌雪,你剛來么?"女子靜靜的轉頭看來,輕聲說:"任務已經完成了。還有

              ,外面河洛克塔部的使者已經到了。"
                "讓他們進來。"女戰士起身將出帳,但向異翅叫住了她。

              頂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2028彩票 www.adult-toon.com:通州市| www.thecreditscholar.com:米林县| www.auburnoysterbar.com:西乡县| www.beijingshengbo.com:尤溪县| www.0668321.com:夏邑县| www.apeeye.com:吉水县| www.s7765.com:五寨县| www.truthandrhetoric.com:江西省| www.inlogan.com:长治市| www.brillonenbarrois.org:阿克苏市| www.zsjgt.com:贡觉县| www.redstaterebels.org:怀化市| www.brwmf.com:西城区| www.dogfriendlyuk.com:株洲市| www.toreadmoto.com:周至县| www.thejoyryders.com:临泉县| www.asfjjt.com:甘洛县| www.soccer-cleats-usa.com:靖江市| www.n7989.com:北票市| www.nazliyarim.com:修水县| www.expressdomestic.net:奉新县| www.gtparking.com:乌拉特前旗| www.nord-lefilm.com:呼伦贝尔市| www.sc716.com:社会| www.yjefu.com:宾阳县| www.atcdhaka.com:清流县| www.hidprovisionplus.net:香河县| www.vip6778.com:镇平县| www.bnkft.com:青铜峡市| www.ltswordpress.com:庆阳市| www.chinesedrywallinspect.com:保靖县| www.taobaokk8.com:五家渠市| www.opfci.com:商河县| www.therobleys.com:延川县| www.taxlawobserver.com:余江县| www.wwwhg5844.com:曲靖市| www.sz-jxbjb.com:玉龙| www.akillipet.com:塘沽区| www.hobigoods.com:定结县| www.inretrospectweb.com:南和县| www.marketsizeinfo.com:肥东县| www.yzbux.com:元氏县| www.pwhistory.com:新余市| www.jxzfhj.com:虎林市| www.tiekekaiguan.com:牡丹江市| www.kmrln.cn:谢通门县| www.999yingcheng.com:温宿县| www.goglgg.com:新沂市| www.982320.com:恩施市| www.dm070.com:靖州| www.aboutren.com:巨野县| www.acseconference.com:临汾市| www.bkentertainments.com:黔江区| www.bulkemailonline.com:拜城县| www.therasmusfc.com:平泉县| www.therobleys.com:福安市| www.fromussr.com:于都县| www.hg22773.com:宿州市| www.0571-edu.com:广水市| www.lifehihi.com:汉中市| www.wed-direct.com:富源县| www.toystorez.com:彭山县| www.weipengsc.com:安福县| www.gz577.com:东阳市| www.bigideasgroup.org:三河市| www.rhgda.com:永兴县| www.tjlc56.com:扎鲁特旗| www.uae-abandoned.com:乌拉特中旗| www.therobleys.com:府谷县| www.bjahwt.com:南通市| www.52mjnf.com:疏勒县| www.ift-expertise.com:永丰县| www.lldmb.cn:仁寿县| www.bazardasminas.net:承德市| www.miguelduhamel.com:卫辉市| www.ebwww.com:南岸区| www.calentopia.com:松桃| www.lplfh.cn:甘谷县| www.battleison.com:绍兴县| www.eprsdxx.com:宿松县| www.clarebirth.com:潮安县| www.gvrfr.com:溧水县| www.implantdentalve.com:罗山县| www.kingbcw.com:安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