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v9h5x"><span id="v9h5x"></span></font>

    1. <cite id="v9h5x"><noscript id="v9h5x"></noscript></cite>
        <rt id="v9h5x"><menuitem id="v9h5x"></menuitem></rt>
        <cite id="v9h5x"></cite>
        1. <cite id="v9h5x"></cite><cite id="v9h5x"></cite>
          <tt id="v9h5x"><noscript id="v9h5x"><samp id="v9h5x"></samp></noscript></tt>

          <ruby id="v9h5x"><meter id="v9h5x"></meter></ruby>

            <tt id="v9h5x"><form id="v9h5x"><delect id="v9h5x"></delect></form></tt>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星辰月·羽傳說(下部8-14)

              時間:2004-11-02來源:網易 作者:今何在 點擊:

              星辰月·羽傳說(8)

                終于追獵者們回來報告,失去了項空月的蹤跡。

                "怎么會這樣?"向異翅怒道。

                "奇怪,原本平地奔跑之人,決無可能逃過我們的追殺,可是奇怪的事出現了

              ,他的影子忽然分成了數十個,向不同方向跑去,然后……"
                "帶我去!"
                "是,"羽戰士大聲答到,又指向那乘風隊長,"那……這個叛者如何處置?

                "殺了他。"向異翅已飛起。

                "可是,這是總部的人,不把他交給首領么?"羽戰士在下面大聲喊。

                向異翅再不回答,飛遠了。

                那喚做乘風的羽人眼珠一轉,猛然展翅而起。

                但弓弦聲立刻一陣亂響,他在空中的身體立刻僵住,已被數十羽箭穿透了。

                

                在林中,向異翅來到了血跡消失處。

                一件黑色披風被箭釘在樹干上,可是那只是一些披風。

                "我明明射中了他,可是下來一看,卻只是一件披風。"
                "我們向別處追擊的射手也都只射中一件披風,難道披風會自己長腿跑不成?

              "
                向異翅輕拍著樹干,"這種秘術……難道……他竟然是……"

                項空月在黑色的藥浴池中忍痛著渾身的痛楚,在使人眩暈的濃烈的蒸氣中,

              他竭力保持著思維的清醒,眼睛死死盯住對面墻上的那白色辰月徽。因為他一閉

              眼,就有無數的白影呼嘯而來,他仿佛又聽見箭支掠過耳邊的風聲,竟象鬼哭一

              樣尖利象要刺破耳模。在他第一次離死亡那么近后,他忽然發現,自己從前的確

              是太年輕,太自信了。

                門開了,幾個裹在黑色長袍中的秘道士走了進來,袍上的白色辰月很耀眼,

              而在外面,辰月教從來是不穿制服的地下人群。

                "空月使,我們好久不見了。"為首者袍色有所不同,卻是極深的藍色,象是午

              夜的天空一般,他的臉在袍中陰影里,只能看到花白的胡須。

                "我離開辰月教已經很久了。"
                "可是你還是回來了……并且又欠了我們一條命。"
                "你們跟蹤我?這是救命嗎?這是綁架,沒有你們我就逃不過鶴雪團了?"
                "你覺得呢?"藍袍長者一笑,"你的化影術最多化出三個,可是追蹤你的鶴雪

              士足有二十個,我們施術救你時,你已經中了兩箭了。哪一位鶴雪士單列出來,

              也是當世的英杰,曾有王公十萬金欲求鶴雪為其一發而不得,項兄,你中了十二

              箭,也真是享盡榮耀了。"
                項空月咳咳兩聲,他在世人眼前從來是翩翩佳公子,只有很少的人會知道他

              也有落魄時刻,而事實上,哪有人能真正瀟灑一世?那些世間的不敗傳說,全都

              經過了遺忘的雕琢。

                "你的命保住了……現在,換上衣服,跟我來。"
                盡管虛弱無比,項空月還是也把自己全身裹入了黑袍,腳步輕浮的跟在了那

              幾個黑衣人的后面。

                他們來到一座大廳,火光通明,幾十個辰月教徒們正聚集于此,象是高層的

              會議。

                項空月忽然覺得一刀正面刺入了他的胸口。他渾身一震幾乎就要顫抖起來。

                鶴雪左使向異翅正站在對面,那冷漠的目光掃過他的臉。

                "原來他們是聚集在這等待宣判我的罪行,象對所有辰月教的敵人一樣。"項

              空月握緊了手,想是不是變身最后一博。但他身邊的那個黑衣教徒把手按在他的

              背上。

                "你的仇敵看不見你,他看見的所有人都是一樣的隱在黑袍之下。辰月教徒是

              沒有面目的。"
                項空月已無法判定什么將發生,他能做的唯有等待。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么,"對面的向異翅忽然開口了,"幾位大師想代替圣潔者

              開口說話,但是你們卻無法代替我的。如果我猜的沒有錯,圣潔者現在已經到了

              他生命的盡頭了。"
                大殿中一片靜默,很不應該出現的靜默。

                "圣潔者是永生的,向異翅,你只是我辰月教的使者而不是大師,你還沒有資

              格未得我們的允許開口。"
                "可是卻有人秘信給我讓我帶鶴雪團前來準備彈壓下層的教徒,因為他們不放

              心自己的地位。"
                臺上一個年長大師低沉的發話了:"你忘了辰月教的宗義,不可懷疑!你卻懷

              疑了……"
                "我從來沒有懷疑,我確信。"向異翅的聲音象冰冷的鐵。

                "好吧。的確如此……但失去了信仰的辰月教,就會失去力量的源泉,所以向

              使者,在新的圣潔者產生之前,我希望你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
                "信仰不是用欺騙來保持的!"
                項空月雖視向異翅為最大的敵手之一,可這句話還是讓他覺得很暢快。

                但向異翅接著說:"與其欺騙他們,不如殺死他們。"
                項空月想還是辰月教的大師們更可愛一些。

                "所以收集冰玦的工作要快些進行了,以靈魂祭獻大典為名,盡可能多的收集

              教徒手中的冰玦,把他們的力量集中過來……"
                "然后他們的信仰,就沒有價值了,是么?"向異翅說。

                那大師咳了一聲,為這直白有些尷尬。

                "看來你還是不習慣直面心中的罪惡,沒關系,多修行一段就好了。"向異翅

              冷笑著,轉身走了大殿,"一個月后,我會帶來我所收集來的冰玦。"
                在向異翅走出大殿后,殿中沉默了很久。

                "他是不可以相信的。"有人說。

                "是,事實上,他很早就開始收集冰玦了。"
                "那時圣潔者還沒有一點病的跡象,難道他可以預測命運?"
                "也許得到了某個星象師的幫助吧。"
                "不可能,辰月教的星運是不可以推算的。我看過了,圣潔者的星仍明亮。"
                "能看推算出辰月之變的人的確沒有幾個,藍柯大師,我想你去處理這事。而

              向異翅,"那老人聲音變得冰冷,"他將作為陰謀者,死在教徒的憤怒之中。"
                "是的。"項空月身邊一個黑衣人忽然低頭應諾。他穿著普通教徒的服裝,項

              空月一直沒有注意他。

                藍柯轉身離去,他身邊的黑衣人也轉身離開,項空月想了想,趕緊跟了上去

                走出大廳,藍柯忽然站住了。

                "你現在明白了?"他對身邊的項空月說。

                項空月點頭:"我明白了我活著的價值。當我發現向異翅在和我爭奪冰玦時,

              就該猜到他也和辰月教有關了。"
                "我們的影子散布在九州的各個角落,你們亂世聯盟又如何?鶴雪團又如何?

              但是為什么總有些影子想逃離光呢?難道他們不明白沒有了辰月的光輝,影子也

              就將消散么?"
                "很不幸我和向異翅都是這樣的異類吧。"
                "但現在我們有著共同的敵人,就是向異翅,因為我相信你也知道了關于辰月

              之變的事,我們不能被向異翅掌握全盤了,"他轉向項空月,"你從何處知道了辰

              月之變將出現?蒼茫九州到底什么人才有可能推算出辰月之變的具體軌象?"
                項空月心中早就想到了一個人,那個占星的女孩,告訴他有關辰月之變將對

              九州大地影響的人。但他不能說出這個名字,那會使她陷入無窮的危險。可是,

              辰月教的長老又是沒法隨意支吾過去的。

                "我想大師你和我都知道。"項空月微微一笑,最好的回答就是最模棱兩可的

              回答。

                藍柯笑了:"是龍淵閣嗎?"
                項空月沉默了一瞬:"是的,是龍淵閣。"
                "向異翅也在尋找龍淵閣,但龍淵閣傳說中的地點就有九個,極少有人知道龍

              淵閣真正的所在,所以人們傳說龍淵閣是會飛的,在不同的年代就出現在不同的

              地方。"
                "傳說而已,"項空月說:"我想龍淵閣也許并非有一座,但又神秘難尋,所以

              給世人錯覺"。

                "你好象很了解龍淵閣?"藍柯道,"烏齊,你的消息呢?"
                他身邊的黑衣人道,"最近可確定的一次,是雷眼山的懸閣。"
                "可是,龍淵閣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進去的。如果得不到引導或是機緣,你看見

              他在山中,就是永遠無法到達。除非,有去過的人引路……"藍柯看著項空月。

                項空月忽然嘆了一口氣。

                ……

              星辰月·羽傳說(9)

                龍淵閣

                "天野分皇卷,八部服眉刀,沁陽之戰,吳宮之變……"卻商皺著眉頭在厚厚

              的黃頁紙上記著,"最近的新詞很多呢……"他嘟囔道。

                是啊,又到了一個亂世啦……"長者嘆道。

                亂世,盛世。天下興亡。對于這座峭壁上的古閣內的一老一少來說,不過是

              季節的更替而已。

                這就是龍淵閣。在著名游志家邢萬里的《九州紀行里》,著名評書《九州風

              云志》,以及無數武俠小說中都引用到的九淵閣,而在龍淵閣的宗卷中也記著邢

              萬里,九州紀行,九州風云志,記著萬里九州千年長史中你所能想到的一切詞匯

              與知識,有人能看完龍淵閣的所有藏書么?除非他是一條龍,傳說中千年不死的

              神龍。有人傳說,龍淵閣中那些游蕩的影子是龍族所化,因為他們都出奇的智慧

              與長壽,人們甚至直接把龍淵閣的神秘隱者們稱作龍族,但,有關他們的來歷,

              一切也只是傳說而已。

                這座龍淵閣只有兩個人,長者和修記卻商。卻商太年輕了,他只有八十二歲

              ,剛讀到閣中第一層第四壁的總第七百二十四卷,和所有被龍淵閣長者們選中的

              弟子一樣,他是個書癡,他恨不得每天不吃不睡的讀那些書,但是不行,他還得

              每天晚上在燭下記錄九州大陸上新的詞匯。幸好他只負責天理和歷史卷,不然他

              是永遠也沒時間停筆的。

                "亂世同盟……定義:一個亂世的同盟……"卻商喃喃的念著手中寫著的詞,

              一點也沒有去想這個詞將對九州歷史產生什么樣的影響。長者在一邊撫額讀書,

              每年他只說很少的話,剛才那句是他這個月來的第一句。卻商埋頭疾寫著。閣外

              夜沉風靜,閣中安靜的只有燭焰的啪啪聲。

                "好了,解詞題作完了。下面是歷史……"卻商把一大堆書卷抱上樓分類,又

              跑上最高層,他從梯子登上天窗外的屋頂,在龍淵閣的最高處看著月下的深色群

              山。靜靜的立了一會。然后打開一個落滿羽毛的有縫木箱,抱出了一大堆由信鳥

              遞來的信。

                "本月十二日,項國內亂,王子路被殺,殺人者衛官張湯……"卻商在銀竹簡

              上刻下信中的消息。龍淵閣記典集用紙,記史卻是用一種銀色的竹子作成的竹簡

              。長者說:"史本應是銘在金石之上,兵器烈火毀之不去……"
                龍淵閣的后山就有這樣的一塊石壁,堅硬無比,需用龍族的寶物泣血銘才能

              刻上,刻后再難抹去。而自卻商進入龍淵閣三十年來,長者還沒有向壁上新刻過

              一個字。卻商每日去后山打掃時都看看那壁,那上面幾千年以來,只記了區區幾

              十行而已。

                "祺歷七十四年,鮫族淵氏亂。浮于海而隱于陸。"

                "乾歷一百九十六年,河絡陶建原方國,河絡族一統達三百年。"
                "松歷二百零一年,十年海方之戰畢,人族筑音國王持徐州羽族海方城,亡者

              三萬。掠走羽族美人逸揚,后四百戰船于歸途盡覆于海嘯。"
                什么樣的事件,才算是能刻上龍音壁的呢?

                "卻商,起,隨我去后山龍音壁。"長者卻不知什么時候掩卷站了起來,手中

              握著一封從桌上拿起的信。

                "終于有東西要刻上去了么?"卻商不竟有些欣喜起來,卻看見長者凝重的臉

              ,不敢再問。

                "你是誰?"當他們來到后山,卻發現早有人立在那里。

                那人注視著月下的龍音壁,良久,轉過身來。他的眼中銳利的光,立刻割破

              了迷蒙夜色,使一切變得兇殺。

                "長者,九州終于又出現了值得記錄的英雄了么?"
                "我想我知道您的名字,您來此,有什么事情么?"長者沉靜的問。

                "我想知道,這歷史,是由誰刻上的?"
                "是龍淵閣的歷代長者。"
                那人冷笑起來:"你們有資格么?"。

                他走到長者的面前,伸手拿過長者手中的信,看了一眼,冷笑著撕成碎片。

                "現在,歷史被改寫了……信上的這個人,已經死了。"

                "那個人是誰?"在龍淵閣的第十九層,卻商問。

                "目前九州最可怕的人之一,鶴雪團的左翼旗領。"
                "天下再強的英雄,都會害怕鶴雪團的追殺么?"
                "除非他永遠不在天空下出現。因為你不知道那些白色影子什么時候就會出現

              在你的頭頂,也許,你連白影也來不及看見……"長者說。

                "那他們來龍淵閣作什么?"
                "龍淵閣能有什么呢?除了知識,什么也沒有。"長者嘆了一聲,"可是知識有

              頂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2028彩票 www.escenamobile.com:凉城县| www.qm-cz.com:重庆市| www.resetv.com:恩平市| www.wangshangyouxi.com:甘洛县| www.showbar8.com:兴宁市| www.cp2110.com:高邑县| www.cachuongcollagen.com:乌海市| www.f8772.com:湘潭县| www.bozhce.com:讷河市| www.merryzoe.com:北安市| www.prddisplay.com:乌鲁木齐县| www.barcelona-taxis.com:桂平市| www.vermord.com:石景山区| www.hg62345.com:江安县| www.zjubbs.net:扎囊县| www.pearlfan.com:本溪| www.foldagamechanger.com:新闻| www.a3gteam.com:扎兰屯市| www.sparta-gym.com:五寨县| www.muyeyan.com:集贤县| www.stonedz.com:高平市| www.mejoresamigas.net:阿克陶县| www.cpyuce.com:两当县| www.pruebastf.com:三江| www.best-wpthemes.com:措勤县| www.abstractionworks.com:龙里县| www.zheduowang.com:百色市| www.dashrescue.org:阿拉善右旗| www.mq633.com:沧源| www.georgiadebtrelief.net:金沙县| www.healthwearonline.com:建德市| www.hg39199.com:马尔康县| www.hbtw.net:杨浦区| www.elalumbramiento.org:黄陵县| www.ziyuangx8.com:积石山| www.ptchw.cn:栾川县| www.chengsekeji.com:浪卡子县| www.corpicontusi.com:新巴尔虎左旗| www.futurecitieschina.com:绥江县| www.cp55522.com:宜宾市| www.nbphq.cn:留坝县| www.oblocals.com:杂多县| www.akillipet.com:沙河市| www.ywijx.com:兴安县| www.freeportluxembourg.com:桃源县| www.bichengdecoration.com:利津县| www.catelecast.com:阿拉善盟| www.vampiresathruz.com:基隆市| www.themossmagazine.com:博白县| www.ptlins.com:前郭尔| www.bigbanganimation.com:沁阳市| www.bobbysidenberg.com:图片| www.toystorez.com:寿光市| www.fjmejd.com:娱乐| www.brushhairandmakeup.com:三原县| www.wm-176.com:长治市| www.jhjxjgc.com:峡江县| www.changlonggy.com:泸水县| www.gparkin.com:察雅县| www.elliswoodcollection.com:义乌市| www.abcdelacrilico.com:荆门市| www.daumesnil-gestion.com:从江县| www.6220k.com:桐柏县| www.hg59789.com:紫金县| www.theconeyisland.com:龙山县| www.aeroflex-cargo.com:北碚区| www.9e-9e.com:乌兰浩特市| www.novel199.com:龙江县| www.mj95988.com:天祝| www.cclh123.com:安顺市| www.jingyi111.com:沂源县| www.kd933.com:昌黎县| www.bashmaistora-bg.com:梁平县| www.ilovelingerie.net:房产| www.microsatsymp.com:肥城市| www.pikling.com:旌德县| www.916850.com:丹棱县| www.princesstickets.com:双城市| www.chinatiecheng.com:光泽县| www.0830d.com:连平县| www.speed28.com:夏津县| www.jlbtz.com:威海市| www.blogucn.com:交口县| www.cjcfootball.com:澄城县|